后街学院开设各种基于个人兴趣的尼泊尔手工艺课程,如面具雕刻、包MoMo、按摩艺术等。

craft1当我第一次听说后街学院是干什么的时候,我有点怀疑。当然他们的出发点是非常高尚的,帮助传统手工艺人摆脱平穷,用他们最擅长的手艺来谋生,并把这手艺和文化分享传递给更多人。

然而我似乎帮不上什么忙,除了为一些大型的班级研讨会拍一些商业广告照片。于是我把预订好的行程放在一边,直接去报名了一节课。

在他们的官网上浏览了大量的课程选择信息之后,我决定报名学习面具雕刻。我想要一件这样的东西,当我向别人炫耀时可以骄傲地说:“这个可是我自己雕刻的!”

在一个明亮的星期四的早上我被安排在泰米尔与学院安排的引路人见面。 原以为会像我拍的班级研讨会照片里那样,我会被带进一个有很多人的教室里去。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我们走进了泰米尔的一个死胡同里,外面就是一个小小的面具店。

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颜色形状面部各异的面具,不留一寸空处。与我握手的这个年轻人正是我的师傅—Kedar Dhanuki. 他雕刻面具已有十多年,在泰米尔开店也有六年时间了。

craft2他请我坐下,开始准备原始材料,在我看不过就是一块木头。雕刻工具放在一个小木盒里,一会用的到。

我很怀疑,我怎么可能在四个小时之内把这块木头雕刻成一张面具。接着Dhanuki 开始在木头上画线,后来我才知道这些是辅助引导线。专业的雕刻师傅不需要这些线的辅助,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测量和预测来直接雕刻。

然后这位艺人开始介绍他的行业工具:凿子(尼泊尔语也叫Ramo)和锤子。由于目的不同这些凿子的大小也有所不同。 我要雕刻的这块木头来自菩提树,据说在印度教中被视为圣树。菩提树被用来选择作为雕刻面具的材料也是因为它本身的材质软易于雕刻。

然后Dhanuki 演示给我看,如何使用凿子雕刻特定的形状,慢慢引导我这紧张的双手在木头上雕刻出大致的形状。当我在轻轻敲击的时候,我心里却在想:“这块木头肯定要毁在我手里了!” 可是我的师傅一直鼓励我,每次当我把凿子嵌进木头里用锤子猛敲时,他都点头示意表示赞同。很快我便沉浸其中,也越来越兴奋。

在我和Dhanuki 完成了一部分的雕刻之后,他展示给我看下一步该如何做,并强烈要求我自己尝试。他引导我这业余的手挣扎着调整凿子的角度。慢慢的,我不可思议的看它从木头变成了一个漂亮的面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一双也可以雕刻艺术的手。

整个课程我非常享受的是坐在Dhanuki 的商店里,地上铺满了木屑,和这位工匠一起雕刻。这次的经历并不让我觉得商业化,反而觉得与这样的师傅一对一的学习是一件多麽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啊!置身于面具的包围中,像工匠一样席地而坐用脚支撑着雕刻的木头,这才是学习雕刻最正宗的课堂。

后街学院提供各种各样不同的课程,基于此教室也被安排在最合情合理的地方。还有任何地方比得上这些大师的家更让人舒服的教室吗? 还有比大师们的作品更好的教具吗? 在他们的商店亦或家中的厨房里学习技艺也为我提供了一窥他们真实生活的机会—这也正是后街学院的宗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