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Utsav Shakya/图:ECS Media

food1

尼瓦尔bhwaye(食物名称)几乎是每个尼泊尔人的最爱,但它究竟是不是科学营养的食物呢?我长期遭受胃酸倒流和胃食管反流这些慢性疾病的折磨,所以,想要测出这些食物是否科学健康,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基本上,当我吃一些油腻的、辛辣的或者是面粉做的食物时,我的胸口会有很强烈的灼热感。总的来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我与许多美食无缘。没有了吃油炸圈饼的享受,即使在炎热的夏季,每天也不能喝超过两杯啤酒,没有印度烤饼和黄油鸡 – 就相当于生活没有了乐趣。 但是,我依然严格遵照这样清淡的饮食。使我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一,胸部的灼烧感确实让人不好受,二,如果我真的要受这份罪,那么吃的食物也应该是值得我为之付出的。这就是尼瓦尔bhoj或者叫bhwaye。尼瓦尔bhoj是一种带有欺骗性的科学盛宴。 我之所以说这是欺骗性的,是因为像这样的餐食似乎并不是为那些需要科学饮食的人准备的。最好的bhwaye餐往往隐藏在小而简陋的路边餐馆中,尼泊尔人通常称之为bhattis。 在更加干净,更加优雅的环境中享用一顿丰盛的bhwaye通常是免费的 – 比如像在婚礼、仪式等这样传统的庆祝活动中。 我喜欢坐在盘腿在sukul上,这是一个窄而长的草垫,铺开来可以同时容纳上百宾客。根据不同的场合,bhwaye中包含的菜也不一样。虽然食物种类因场合而异,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列出一个大致的菜单:baji(打米),palu,woh(咸味扁豆糕),kegu,chhwela(香辣水牛肉),dyakula(咖喱水牛肉),bhuttan(炒水牛肠),chhyalla,kauli (咖喱菜花),mula achar(萝卜咸菜)和saag(青菜)。 加德满都大部分时候是非常凉爽的,食物非常容易保存,所以大部分的婚礼都是在冬季进行的。按照传统,这些食物会被放在laptey里,这是一个用细竹丝将野生植物叶子缝合在一起的盘子。至于饮料,你可以在thhwno,(也叫chhyanng)和aela这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前者是一种甜的,浑白的,由发酵大米酿制而成的酒,后者却很清澈,强劲,由碎米发酵而成。他们都用salneecha盛着,salneecha是一种一次性的、巴掌大小的陶土制成的碟子。套餐中还配有mii,paun kwaah和mula(萝卜)这些食物,是为了帮助你消化,这就使得套餐看起来更加科学营养健康。 上述的paun kwaah中所含的碱性成分有助于降低食物中的脂肪,而dahi(甜酸奶),mithai(甜的乳品)和水果会在最后上到您的餐桌上,共同组成了这道美味可口的盛宴。

这些食物的美在于:当你沉醉在这些美食和甜酒之间时,科学饮食的概念总是会被你抛之脑后。

独一无二的餐厅

文:NirajKarki/图:ECS Media

六十年的美味巴拉,让我们来数一数吧!

huna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霍纳泽(Honacha)餐厅要么是被关闭,要么是没有客人。这听起来似乎太消极,但是试想,一个餐厅你第一次去时没有空座位,再去食物已售罄,但你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往返,这样的餐厅有多少呢?

霍纳泽是一个传奇,不只是因为那里的美食。没有座位,没有食物(噢,开玩笑!)都是小意思,让那些热爱这里美食的人离开简直是徒劳。如果你还不知道帕坦(Patan)克利施纳(Krishna)寺庙后面这个古老狭小甚至有些昏暗的宝地,不知道六十年来它一成不变地供应着传统的尼瓦尔食物,那是多么大的遗憾啊!

huna2

我应该提一提比姆森坦庙对面角落的另一家餐厅。这两家由兄弟两个经营的当地餐厅是帕坦的标志,与其说去帕坦,不如说是去霍纳泽。需要说明的是,这一家的食物不会每天卖光光,但是一个事实这里每天都异常繁忙!如果你想尝一尝当地的特色,霍纳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距离广场不远。这里的菜单非常简单,有水牛肉做的翠拉、戈奇拉、布丹、苏古蒂,这些菜均取自水牛的内脏,还有素食土豆等。如果你是个素食主义者,不建议来这里,不过这里带汁的土豆非常值得一尝,特别是配上巴拉(Bara),味道更是绝妙。

“巴拉”,也叫“沃”,这是将小黑豆面放在“塔瓦”灶上煎焙的面饼,有纯豆饼、鸡蛋饼和加肉饼。就是这些美味的面饼让你忍不住再次回来。试一试这里带卤的肉,无论有没有座位,我相信你都会再次回到这里。

尼瓦尔人的节后盛宴

文:Utsav Shakya/图:ECS Media

每年尼泊尔秋季的德赛节和蒂哈节期间,成千上万的尼泊尔人将离开加德满都河谷回去和家人团聚,造成了加德满都季节性的人口迁徙。没有了平日混乱嘈杂的交通,孩子们带着他们的板球棒、羽毛球拍和足球欢快地涌向街头。很多人好像不知道这种平静是有代价的,至少我是付出了代价的。混乱当然没有消失在天空中,也没有渗透到地缝里,当街头的胡迪尼魔术表演结束后,令人心怀隐忧的混乱,准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家中。

food_3

节后宴请-热闹的尼瓦尔家庭聚会。
过去直至如今,加德满都谷地的任何重大节日都伴随着节后宴请,熟悉尼泊尔日历上密密麻麻的节日的人都明白,这是尼瓦尔人主要的家庭聚会形式。就拿雨神红观音(Rato Machhindranath)的载神车节日为例,节日期间,当庞大的载神车到达当地,山谷的每个社区都有它自己的chhwelabu,naikaluigu, bhujya 和yakabhujya仪式(传统仪式的名称)。Naikaluigu仪式之后庆祝bhujya仪式,前者代表载神车抵达他们的地区,于是举行家庭宴请,欢聚一堂。神车不停,欢聚不断。

food_4

还有牛节、马节、因陀罗节、比斯凯特节等等。在所有的这些宴请中最重要的是德赛节后的宴请。我那不大不小、破旧不堪、摇摇欲坠的房子,在德赛后竟要容纳七十个亲戚。像我努力去记住年轻一辈人的名字一样,那些年长的叔叔阿姨也在努力记起我的名字。宴请的准备工作提前好几天就开始了,尼瓦尔人的宴请以丰盛奢侈而出名:一排排带汁的肉菜、咖喱蔬菜、家庭自制的腌菜和甜点。尼瓦尔宴会如果没有家庭自酿的白酒或米酒,就根本算不上完美。粗制的酒壶水位越来越低,人们刺耳的声音越来越高,那种欢畅的声音在路人听起来完全像在争吵,高嗓门和大笑的行为习惯似乎天生就流淌在尼瓦尔人的血液里。

热闹和欢乐的情绪渗透和弥漫在每一个角落,处处留下痕迹,家具、窗帘、墙上,甚至人的身上。夜晚来临,聚会也临近尾声,天空中响起的空洞的铃声,穿越嘈杂,在加德满都的大街小巷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