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谁都不信只相信自己,我也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在我来到尼泊尔博卡拉的世界和平塔之前。

正值尼泊尔雨季,也是旅游的淡季,通往和平塔的山路正在修建中。带着刚扭伤的脚,穿着厚底鞋,踩在泥泞,满是鹅卵石的道路上,我有点小不满:一大早来看一个佛塔,对于无神论的我而言,有多大意义呢?

然而当我刚走到和平塔的门口前,突然有种熟悉和惊奇。

和平塔的牌匾竟然是用中文写的。听随行的老师介绍,和平塔是由日本的一个佛教组织参与建设的。在对二战进行反思后,这个组织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和平主义,建了上百座和平塔,而尼泊尔博卡拉的和平塔是第七十一座。

走过层层石阶,首先看到的不是和平塔而是一座颇为西式的花园,这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尼泊尔的佛教寺庙中都非常少见。搭档笑说,这是日式田园的味道。

曾经来汕大开课的许纪霖教授说过,中国人信教很多时候是为了求得什么,求财、求子。因此,国内,香火是否鼎盛成为衡量寺庙的标准,有名气的寺庙人越来越多,大家急匆匆的来,有事相求的人念念有词后转身离开;不相信的人当逛一场热闹,拍照留念,毕竟至少要值回门票。

可是和平塔却很安静。一方面旅游淡季、路面整修,来的人不多;另一方面,和平塔的修建者看似很注重维护这种宁静的氛围。

从石阶走上花园,可以仰望到和平塔,可真正要靠近和平塔却还要再走上一段台阶。

和平塔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个方向都伫立着一个佛像,代表着佛陀生命中的不同时期。

佛陀刚降生,他就手指天空告诉众神,他已来到人间,准备拯救众生。另外两个佛像分表代表佛陀在向世人传授佛理和冥想。

佛陀离世前,他把弟子叫到身边,笑着和他们说,我即将离开,但还有你们可以继续传播佛法。最后,佛陀在安详中去世。

四个佛像,是佛陀生命中四个不同的时期。据说,参观和平塔时要顺时针走,走三圈。圆形的路线,最终不免走回原点,这寓意着生命是不断的轮回。走三圈是要分别戒掉怒气、欲望、和愚昧。

因为拍照片的缘故,为求更好的角度,我会选择跪在地上仰拍。当我在取景框,看到蓝天白云和金色佛陀的那一刻,我竟想要长跪不起。在这样一个没有人,只有云雾和群山环绕的地方,我想要低头诚心地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路,犯过的错误;我想要放下骄傲,接受自己的无助与渺小;我想要接受这位素不相识的智者的教诲与指导。

在这个唯你一人的时刻,你很想和自己好好聊聊。

另外,当你迈向通往和平塔的石阶那一刻,你是要脱下鞋子的。

穿着鞋子走路,路走得很顺,被保护的感觉真好。赤脚走路,开始时小心翼翼,踉踉跄跄,小小的石子都让人生疼;但放开胆后,却觉得,可以感受土地的温度,沙石的摩擦,也很棒。每一步都不容易,但每一步都更真实,更珍惜。

离开的时候,想过要不要和佛塔合照的问题,最后因为时间不够而放弃。但我却抓紧时间转完了三个圈,虽然知道我清楚自己一辈子都戒不掉怒气、欲望和愚昧的,但转完之后,我却有了一种满足感,还是不完美,但至少变好了一点点。

宗教的力量在哪里?

也许并不是因为他们回答了人生的终极问题或者构建了美好但虚幻的图景,而是在一个瞬间,他让你有了要低头,放空自己的冲动,仅此而已。

如果世界突然停电了,信仰不能通电,但他们会在一旁点上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