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玉米妇女
目的地

一言不合就逃到费瓦湖边吧

“这可能是最惬意的湖光山色。” 走在费瓦湖边的环湖大道上,左手边,身着色彩鲜艳沙丽的当地妇女正在排队汲取饮用水。右手边,服务员站在西餐厅门前用油油的中文向我打招呼,“你好,Namastei!” 从加德满都出发,经历6小时的车程颠簸来到博卡拉,费瓦湖的风光足以将旅途的疲劳统统抹去。 他们说现在的人浮躁,什么事儿都想着快,可是一到这里,我就想和当地人一起慢下来。 我在湖边踱步,不自觉停下来看青少年们映着湖光打乒乓球;听打水妇女聊着我听不明白的家常里短;看游客在船夫的带领下泛舟湖上;用镜头接近对着我扮鬼脸的小孩;和渔夫一起等着不知何时才能上钩的鱼…… 在这里,自然近在咫尺。 白鹭轻巧地落在树上,老鹰在空中盘旋等候着掠食的时机,牛羊带着一副主人的姿态与人类共享这片乐土。 安纳普尔那峰的倒影徜徉在费瓦湖的湖面,徐徐驶来的小船拨开这幅平铺在水面上的画,船夫一声吆喝把神游的我拉回现实。 走在堤边,烤玉米的香味唤醒了肚子里的馋虫,一群人围成一圈啃玉米,妇人看着食客,笑容咧到了眼角。“你幸福吗?”这些不可复制的笑脸是最真实的答案。 妇人盘起湿哒哒的头发,洗着一家子的衣物。年纪小的小孩在母亲的监视下,戏水嬉戏。脚丫子探进清凉的湖水,满足自己探险的心后,快速回到母亲身边。年纪较大的与母亲一同拧干已经洗好的衣物。 费瓦湖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丹的家在费瓦湖边,每天下班后,他便带着鱼竿来到湖边钓鱼。 “今天有收获吗?”我问。 他摇了摇头,“还没有,但是我已经习惯了每天下午在湖边待上一两个小时。” 他告诉我,费瓦湖是神给博卡拉的恩赐。 结束一天工作后,来到湖边等太阳一起回家,这是一种专属费瓦湖的诗情画意。

目的地

隐藏在山后面的城市

Jomsom(地名)提醒着我们这些原本很远的地方,如今离我们越来越近。